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75|回复: 0
收起左侧

诗溢嫘语轩/利德兴投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16 20:29: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诗溢嫘语轩

  作者:李德兴

  嫘语轩,原名龟子包,地处嫘祖故里临江铺子旁的一个小山岗。

  龟子包本不出名,即使有点儿小名气那也只是在小小的临江场镇,那点可怜兮兮的名气亦源于过去来往商贾必经之地临江铺子的影响。

  今之龟子包也大非昔日可比,完全有代临江往时之繁华,甚而至于将清清的梓江水捧入掌心,化作眼帘前一朵朵洁白的浪花,挂于胸前,晒于山岗。

  龟子包现已更名为嫘语轩。此地之繁华,源于龟子包主人感恩于上苍之造化,在此建得一农家乐,既为城中之人提供一休闲娱乐之所,又为弘扬中华母亲嫘祖栽桑煮茧织绸之伟业。

  因与嫘祖结缘,加之也亭台广筑,楼阁飞翘,波光耀眼,诗赋绕梁,更兼之阡陌行于林间,义演响彻山前,固有文人墨客赞叹连连:“此地,嫘语轩,是也!”

  嫘语轩之与众不同,除了嫘祖故里几个遒劲有力的大字昭示着天下苍生,更为主要的是在这万顷碧浪中,永久性地居住着盐亭史册上有据可查的一代又一代儒雅名士。

  赵蕤用他那人世间少有的奇幻之术,成就了盛唐时期那飘逸的诗仙,也警醒着后人:“嫘祖,西陵之女也!”

  文同凭着弱不禁风的巧手,咔咔咔地撕裂着翠竹的铮铮铁骨,放飞着胸有成竹的魂灵,还有盐亭人独有的才气,盐亭人傲人的骨气。

  诗人陈书,史学家蒙文通,革命先驱袁诗尧等用他们独有的方式诠释着:“盐亭,人杰地灵;嫘语轩,诗风飘逸!”

  流连于嫘语轩,吾常常心潮喷涌。上有圣贤频频招手,下有诗文荡于林间,左有玉龙闲人豪情洒脱,右有《嫘语轩记》止步于前。

  乙未年九月二十一日午后两时,秋风徐徐,天高云淡,吾与盐亭作家杜翁,诗人超哥相约,共赴嫘语轩。行进间,诗人辉哥、平哥相继加入。时隔不久,诗人于兄、赵姐也驱车前往。

  盐亭是文人辈出的地方,更是盛产诗人的乐园。古之圣贤我们没有必要一一赘述,今之诗人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亦如愁情似水的平哥,将他那万般情结用镶牙的手术刀裁剪出一行一行的诗篇;掷地有声的辉哥,在他的诗歌王国里谆谆告诫着植物变成谷物的道理;信手拈来的赵姐,总是能够将平淡的锅碗瓢盆,化作有血有肉的魂灵;诗人于兄,在三言两语间,便道破了教育的玄机;诗人超哥,更是具有化腐朽为神奇的魔力,把一二三四变成飞扬的文字。

  小憩于藤蔓生长而成的凉亭里,品味着飘香的茶水,呼吸着天然的氧气,诗人辉哥将他新近创作的两首诗呈现于大家面前。

  于是,相互传阅,字斟句酌,时而有人了高谈阔论,时而也有窃窃私语。

  看着,品着,一首诗,两首诗,渐渐地走向了艺术的顶峰。

  听着,笑着,一个诗人,一群诗人,渐渐地成熟于嫘语轩上。

  顺着山梁,顺着风向,诗歌的灵性在一点一点地向四面扩张,扩张,再扩张,再扩张!

  作者:李德兴

  联系地址:四川省绵阳市盐亭职业技术学学校

  联系电话:15928215678

  梦游玉带城

  作者:李德兴

  手挽长袖,轻拂粼粼波光,一座美轮美奂的城市正一步步向我们走来。

  吱吱吱的声音刚一响过,飘着玉带的城门已经被两名威武的勇士稳稳当当地推开。

  飞入眼帘的还有城门内那清粼粼的河水,鲜花盛开的云溪河畔,以及商贾云集的市街。

  看着眼前的一切,我的心砰砰砰地跳个不停。或许,严兄与李兄看出了我内心难得的一点儿小秘密。只见他们,正冠拂袖,面朝东方,顶礼膜拜,心有声声。不知所云的我,也赶紧跟着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三拜之后,一笔塔金光闪闪,犹如生出无数的金针,刺向了广袤的苍穹。不知不觉间,一小姑娘荡着鱼舟,放飞着“云溪花淡淡,春郭水泠泠”,从光环中婀娜多姿地向我们拂面而来。

  从没见过世面的我,整个身心已然被那惹人的身姿和淡淡的幽香团团包围,惊讶,艳羡,成为了我生命中唯有的灵魂。

  身旁的李兄义甫,见我如此神态,轻轻地扯了扯我的衣袖,用他那只有我等才能听到的鼻音小声言道:“老弟,不要大惊小怪,这只是母亲王凤的一名侍女。”

  李兄的话语还未散尽,站在前面的严震兄已经将他那眼角的余光恨恨地向义甫兄扫来。这一瞥看似简单,却有着无穷的杀伤,不仅让李兄连连倒退,就连我这世外之人,也是毛骨悚然,胆战心惊。

  我知道,严震兄不屑与义甫兄为伍,就像笔直的树干从来就没有真心地喜欢过攀附于其上的藤蔓。更何况前者刚正不阿,后者溜须拍马,李兄还以拜倒在石榴裙下为人生最大的荣耀。

  我的心思还没理出头绪,划着弯弯小船而来的小姑娘已经邀请我们随她而去。

  船儿轻轻摇,水波粼粼耀,有两个似曾相识却又未曾蒙面过的大字已经闯入了我的视野。学富五车的义甫兄知道我的学识浅薄,赶忙向我讲解道:“这就是潺亭”。

  “潺亭?”我一头雾水地转向李兄。虽然我还没有来得及开口,但他已经是心领神会,及时而准确地向我述说。

  “潺亭是我们的根,也是我们民族灵魂的归宿”李兄旁若无人地说道。随着他的手势,我已经看见了两个剑拔弩张的国家,一边是蜀国,一边是巴国。蜀国将士身披铠甲威严地审视着巴国的一举一动,巴国的勇士以无谓地注视着对方。

  转瞬之间,潺亭,秦亭,盐亭,广汉郡,就像走马灯似地变来换去。

  看着眼前的一切,严兄的整个身心发生了剧烈的震颤,只见他语气凝重地说道:“唉,这就是我们永远无法掌控的,尤其是一个国家的兴盛,一个民族的长治久安”。

  “不会吧,严兄”一项惧怕严兄的义甫兄脱口而出。

  其实,这是李兄的真心话,虽然从内心到表面他都有些胆怯,也更知道自己曾经做过许许多多为人不齿的事情,但他那能言善辩的口才绝不会轻易放弃这一为自己辩驳的难得机会。

  “我之所以崇拜则天皇后”义甫兄立马振振有词道:“那就是因为她具有一般男人不曾具有的胆识,也就是你说的扭转乾坤的能力”

  “什么?”严兄横眉以对,吓得义甫兄将自己早就准备的话语赶紧吞到肚子里。

  “算了,算了”小姑娘刚刚将小船停靠在码头边,从竹林里飘然而出一位

  多多赐教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