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81|回复: 0
收起左侧

读冯玉阶的《恩师》有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4-30 11:23: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一口气读完了冯玉阶老师写的《恩师》一书,一群儒雅仁厚、古道热肠、渊博敬业的大师就鲜活地在脑际浮动起来,他们慈父慈母般的音容笑貌,他们以职业为生命的执着精神,他们以天下为己任的人格魁力,使我总想对他们说:“谢谢你们,中华教育的脊梁,人类文明的前驱!”
    我认识冯玉阶老师近三十余年,他清廉的节操,自强的精神,分明的爱憎,精湛的书法,都令我佩服。读了《恩师》,我庆幸冯玉阶的人生,竟然得到了那么多名师的熏陶。冯玉阶人生的成功,又一次证明了“师高弟子强”的道理。冯玉阶的童年本来是不幸的,“没妈的孩子像根草”,更何况父母双亡。当他穷得准备辍学时,有冯碧如老师每天供给他一碗米,让他能继续学习下去;当他冷得瑟瑟发抖时,有王老师给他争取到了暖和的棉衣;当在无家可归的漫长假期中时,有学校供餐,更有李琼玖老师领他们去散步,去游铜河扁。当他病得厉害又没钱就医时,有李琼玖老师给他去医院开了就诊的‘三联单’,他失去了父母的关爱,却得到了恩师的呵护。
    冯老师的恩师中,我有幸认识其中的冯碧如、廖幼平和李伏伽,都是在他们晚年的时候,他们虽然白发苍苍,老态龙钟,但对人仍旧热情得像一团火,谦虚得就像乡间的老农。可是,就是这样的老人,在坎坷的人生旅程中成就了学界泰斗的事业。人们习惯于说老师是蜡烛,照亮了他人,烧毁了自己;又说教师是渡船,渡过了别人,渡不了自己。这些说法并不的当。“教学相长”、这才科学。教师可以说是一棵树,结出了一批一批的硕果,自己也在不断地长高,而终于成了参天大树。李琼玖、杜道生,曾理、曾向予、吴延坦,梁文俊、杜道生,冯碧如、廖幼平都是在教学过程中,成为名师大家的。可以说,教师,是最能为社会服务,又最能使自己成才的职业。
    冯玉阶的恩师,个个是那样地敬业。曾理老师为了让学生明白“发音时,横隔膜要使劲往上提”的知识,让学生排着队来摸她的腹部,体会唱歌发音的要领。她和曾向予两位老师,组建“乐师合唱团”、“学生乐器队”,神态自若地弹着钢琴,富有节奏地挥动指挥棒;吴延坦老师和一个不愿意和女生同桌的小学二年级男生交朋友,帮助他克服“困难”,消除心理障碍;李伏伽主动当“助理”老师,给学生批改作文,有眉批、旁批,总批;杜道生教授,“版书的甲骨文、石鼓文、金文、大小篆”、“图画一样的美观”,能把那么长的《离骚》,背得一字不漏。这些深深留在冯玉阶脑海里面的细节,正好体现了恩师们把职业、把责任、把育人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的品格。
    最发人深思的是,这一批老师,都是在旧社会里读书成长的。我以为,这当然不能说明旧社会的教育更先进,但的确可以说明,中华民族的传统文明,传统的教学方法,尤其是孔夫子的学说精华,有着极好的育人效益。以前的教育、以前的学校,是十分神圣的,十分严肃的,一般不会受到社会的干扰。教师在学生的心目中,是日月般光辉;学生在教师心目中,是璞玉般可爱。这是教易成,学易进的关键。
    前天,去了一趟周坡素质教育基地,饶校长讲到现在学校教育的苦衷。学校里连爬竿、单杠、双杠都拆了,教师更不要说敢领学生下河、带学生登山了。怕出现了伤害,学校无法招架。
    这使我想到,怎样让教师多一些李琼玖,怎样让学生多一些冯玉阶,怎样让师生之间的关系像李琼玖、冯碧如和冯玉阶那样的亲密无间,怎样让学校真正成为学生全面发展的摇篮,是中国社会必须解决的大问题。我们的政府,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家长,对教育应该多一些支持,而不能施加任何的干扰。只用学生的分数来考核教师,就是政府对教育的干扰。这是我读了《师恩》后的最大希望。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