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34|回复: 22
收起左侧

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 四川人民的抗日精神(资料辑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4-10 05:26: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醉老翁 于 2015-7-6 14:21 编辑

纪念抗日战争七十周年! 四川人民的抗日精神(资料辑录)



    1945年10月8日《新华日报》社论:感谢四川人民


    在八年抗战之中,这个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民族战争之大后方的主要基地,就是四川。自武汉失守以后,四川成了正面战场的政治军事财政经济的中心,随着正面战线内移的军民同胞,大半居于斯、食于斯、吃苦于斯、发财亦于斯。现在抗战结束了,我们想到四川人民,真不能不由衷地表示感激。

  四川人民对于正面战场,是尽了最大最重要的责任的,直到抗战终止,四川的征兵额达到三百零二万五千多人;四川为完成特种工程,服工役的人民总数在三百万人以上;粮食是抗战中主要的物质条件之一,而四川供给的粮食,征粮购粮借粮总额在八千万石以上,历年来四川贡献于抗战的粮食占全国征粮总额的三分之一,而后征借亦自四川始。此外各种捐税捐献,其最大的一部分也是由四川人民所负担。仅从这些简略统计,就可以知道四川人民对于正面战场送出了多少血肉,多少血汗,多少血泪!

  虽然四川人民的热血洒遍了整个正面战场,滇西缅北之役,更把四川男儿的大量头颅抛掷到国境之外,然而出征军人的父母妻子,却仍在家乡为抗战忍受了一切的痛苦,这几年来由于官贪吏恶,特务横行,役政,政府的腐败,物价的狂涨,黄金的戏法,更使得四川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但是四川人民吞下一切的痛苦,像一头牛,被人们挤着多多的奶,被人们喂着少少的草,没有一句说的!单凭这一点,那些抢着吃它的奶,抢着扣它的草的人们,难道不应该愧死么?现在抗战结束了,全国规模的**虽还在开始,但是我们对这个为正面战场出了最多力量的四川人民,决不能忘恩负义,无所报答,一切稍有良心的人们,都应在经济上努力使四川人民有一个休养生息,安居乐业的机会,废除苛杂,豁免粮款,发还侵占人民的财产粮食,撤销一切统制专卖的机构;在政治上,努力使四川人民能够解除身上的一切束缚,实现四川的地方自治,结束一党**与特务活动,解散四川的一切集中营,建设一个新的民主的四川。

  写到这里,我们忽然打了一个寒噤,这一切在今天岂不有点痴人说梦的嫌疑么?真的,这些年的四川,无论如何,总算还有两个民主运动的中心———重庆与成都,这两个地方总算还有人能够替人民讲几句话。“**”以后,希望由这个基础向前发展。

  我们站在老百姓的立场上,只希望无论什么地方,总要越变越民主,而不要越变越不民主。对于向来在中央政府直接统治下的四川,我们当然抱着同样的希望。我们说了一大篇四川人民的丰功伟绩,末了只提出这样一个希望,这总该是四川人民最低限度的低调,不该再感到失望了呢?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4-10 05:28:49 | 显示全部楼层
     川军出川抗战


     在八年抗战中,300万川军出川抗战,64万多人伤亡,参战人数之多、牺牲之惨烈居全国之冠!

  “七七事变”爆发后的第二天,四川省主席刘湘即电呈蒋介石,同时通电全国,吁请全国总动员,一致抗日。8月7日,刘湘飞赴南京参加国防会议。慷慨陈辞近2小时:“抗战,四川可出兵30万,供给壮丁500万,供给粮食若干万石!”

  8月25日,刘湘发布《告川康军民书》,号召四川军民为抗战作巨大牺牲:“全国抗战已经发动时期,四川人民所应负担之责任,较其他各省尤为重大!”

  何应钦《八年抗日之经过》记载:抗战8年中,四川(包括西康省)提供了近300万人的兵源充实前线部队,占全国同期实征壮丁1405万余人的1/5强。

  1937年10月15日,刘湘被任命为第七战区司令长官,兼任第二十三集团军总司令。省政府秘书长邓汉祥等人,劝多病的刘湘不必亲征,留在四川。刘湘说:“过去打了多年内战,脸面上不甚光彩,今天为国效命,如何可以在后方苟安!”带病出征的刘湘,在抗战前线吐血病发,他自知病已不支,曾在纸上书写“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两句杜诗。1938年1月20日,刘湘去世,终年仅48岁。死前他留有遗嘱:“抗战到底,始终不渝,即敌军一日不退出国境,川军则一日誓不还乡!”刘湘这一遗嘱,很长一段时间里前线川军每天升旗时,官兵必同声诵读一遍,以示抗战到底的决心!1939年9月19日在成都为刘湘举行极隆重国葬典礼。刘湘抱病出征的壮举,为他晚年写下最光彩的一笔。

  川军出川后,最先进行的是川军第43军第26师和川军第20军在淞沪战场的血战。据何聘儒先生回忆:26师装备可怜,“一个连仅有士兵八九十人,只有一挺轻机枪和五六十支步枪。有的枪使用过久,来复线都没有了,还有少数步枪机柄用麻绳系着以防失落”。但该师官兵英勇鏖战,被誉为参加淞沪抗战的70多个师中成绩最好的5个师之一。全师4个团长,两个阵亡;14个营长,伤亡13个;连、排长共伤亡250余名。每个连留存下来的士兵仅三五人,最多不过八九人,全师4000多人,这场仗打完后仅剩下600多人。

  10月15日,20军804团奉命收复失掉的阵地。团长向文彬率部当夜恶战,夺回了阵地,但全团官兵,营长只剩彭焕文1人,连排长非伤即死,无一幸免,排长剩下4个,士兵只剩120余人!向文彬在“一天中的三小时内,由中校升上校,由上校晋升少将”,被认为是川军勇于临危受命、誓死卫国的突出代表。

  台儿庄战役中,122师师长王铭章,奉命驻守滕县,王师长亲自指挥巷战,不幸遭机枪扫射壮烈牺牲。,所部官兵逐屋抵抗,战至最后一人。122师5000余人几乎全部伤亡,但也毙日军4000余人。李宗仁极感慨地说:“如无滕县之固守,焉有台儿庄之大捷!以寡敌众,写成川军史上最光辉的一页!”

  抗战八年中,川军为挽救国家危亡与日寇鏖战,牺牲巨大。据何应钦的统计:四川出川将士伤亡人数约为全国抗日军队的1/5,即阵亡263991人,负伤356267人,失踪26025人,共计64万余人,居全国之冠!而负担的国家财政总支出也达30%以上。

 楼主| 发表于 2015-4-10 05:32:25 | 显示全部楼层
      川军抗日殉国将领录



  李家钰 1891年出生,四川蒲江人,早年毕业于四川陆军军官学校,抗日战争中任第一战区第三十六集团军中将总司令,1944年5月21日,在河南陕县牺牲,国民政府追认为陆军上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追认为革命烈士。

  饶国华 1984年出生,四川资阳人,抗日战争时任第二十一军第一四五师中将师长,1937年十一月三十日在广德作战牺牲,国民政府追认为陆军上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追认为革命烈士。

  王铭章 1893年出生,四川新都人,四川陆军军官学校毕业,抗日战争时任第四十一军一二二中将师长,1938年三月十七日在腾县牺牲,国民政府追认为陆军上将,毛泽东等联名赠挽联。

  杨 怀 1897年出生,四川人,抗日战争时任第十集团军第六0师一八0旅三五九团上校团长,1938年四月五在靠近安徽省的戴埠牺牲,国民政府追认为陆军少将。

  张雅韵 四川成都人,抗日战争时任第七十二军新编第十五师四十四 团团长1941年三月二十四日在江西牺牲,国民政府追认为陆军少将。

  许国璋 1898年出生,四川成都人,抗日战争时任第二十九集团军第四十四军一五0师少将师长,1943年十月二十一日在常德牺牲,国民政府追认为陆军中将。

  张 敬 第三十三集团军少将参谋,1940年五月十六认真湖北南瓜店牺牲。



     川军名将杨森及参加武汉会战的川军(图)








 楼主| 发表于 2015-4-10 05:36:11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川人民的抗日精神(节录) 林红


  抗日战争时期,中国人民在世界的东方独自承担起反抗日本法西斯侵略的重任,在抗战大后方的四川人民不惜抛头颅、洒热血,与日本侵略者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其杰出的贡献,载入中华民族抗战史册。1945年10月,中国共产党《新华日报》发表的社论《感谢四川人民》,“四川人民对于正面战场,是尽了最大最重要的责任:直到抗战终止,四川的征兵额达到三百零二万五千多人。四川为完成特种工程,服工役的人民总数在三百万以上。粮食是抗战中主要的物质条件之一,而四川供给的粮食,征粮购粮借粮总额在八千万石以上;历年来四川贡献于抗战的粮食占全国征粮总额的三分之一,而后征购与征借亦自四川始。此外各种捐税捐献,其最大的一部分也是由四川人民所负担……仅从这些简略的统计,就可以知道四川人民对于正面战场送出了多少血肉、多少血汗、多少血泪!”



  第一,尽忠报国,矢志不渝


  1937年7月8日,抗战爆发的消息传到巴蜀大地。四川省主席刘湘即电呈蒋介石,同时通电全国,吁请全国总动员,一致抗日。并表示:“四川可出兵30万,供给壮丁500万,供给粮食若干万石! ”且于 8月25日发布《告川康军民书》,号召四川军民为抗战作巨大牺牲。川军各将领纷纷请缨抗战 ,1937年8月18日,刘湘、邓锡侯、孙震、李家钰、刘文辉等高级军事将领召开川军出川抗战协商会议,大家决心誓死报国,保卫国家神圣领土。


  1937年 9 月 5 日,在成都少城公园内举行了“四川省各界民众欢送出川抗敌将士大会”,出川抗战部队官兵代表、各界民众代表和大中学生上万人参加大会。 刘湘、邓锡侯、孙震、唐式遵、潘文华等川军高级将领身着整齐戎装,张澜、徐申甫、陈益廷、尹仲锡、刘咸荣等著名人士,肃然坐在主席台上…… 整装待发的川军队伍中雷鸣般地呼起口号:“为民族存亡而战,不负家乡父老!” 全场民众掌声四起,也响起排山倒海的口号声:“全川民众誓为出川抗敌将士后盾!”“欢送出川将士保卫祖国!”


  从9月7日起,川军分别从川北和川东开赴抗日前线。同年10月,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任刘湘为第七战区司令长官,负责督师抗战。刘湘病逝前留有遗嘱,语不及私,全是激勉川军将士的话:"抗战到底,始终不渝,即敌军一日不退出国境,川军则一日誓不还乡!" 刘湘这一遗嘱,很长一段时间里在前线川军中每天升旗,官兵必同声诵读一遍,以示抗战到底的决心。到1938年6月后,出川抗战的川军,经过整编,共扩建为6个集团军,另外还有1个军和1个师,共40余万人。


  在抗日战争中,四川儿女表现出视死如归、杀身成仁的崇高民族气节,临战之勇,奋斗之烈,较国内任何部分军队亦无愧色。川军出川后,最先进行的是川军第43军第26师和川军第20军在淞沪战场的血战。该师官兵英勇顽强鏖战七昼夜,多次击退日军进攻,被誉为参加淞沪抗战的70多个师中成绩最好的5个师之一。该师付出的代价也极为惨重,全师4000多人,这场仗打完后仅剩下600多人!


  台儿庄战役中,川军122师师长王铭章奉命驻守滕县,日军主力板垣师团猛攻滕县不下,以重炮飞机猛轰,炸毁城墙,王师长亲自指挥巷战,不幸遭机枪扫射壮烈牺牲。王师长殉国后,所部官兵逐屋抵抗,战至最后一人。滕县一役,122师5000余人几乎全部伤亡,但也毙日军4000余人。川军的巨大牺牲换得了台儿庄战役的胜利,李宗仁在回忆录中感慨:“如无滕县之固守,焉有台儿庄之大捷!川军以寡敌众,写成川军史上最光辉的一页!”


  据何应钦的统计:在抗战期间,川军伤亡人数约为全国的1/5,即阵亡263991人、负伤356267人,失踪2602 5人,共计64万余人。为国捐躯,居全国之冠。


  第二、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为改变四川的交通状况,重庆政府决定赶紧修造东西南北四大公路:川黔、川湘、川滇、川陕路。 所需劳工由沿途所在省县就地征用,仅在川境征用的劳工,前后总数在二百五十万人以上。在抢修川滇路时正值严冬,工地又多在深山峡谷、悬崖绝壁之中,民工们稍有不慎便粉身碎骨。数十万民工拼命苦干,“修公路,打日本”的歌声在山谷中回荡。到1940年底,川陕、川湘、川黔、川滇公路先后竣工。
  从1943年12月起,四川全民动员征调300万民工 ,民工们在艰苦的条件下,仅半年时间就修建好了各个机场。蒋介石曾致电四川省临时参议会向传义等人: “……故我四川同胞,不惟在抗战史上克尽其国民之天职,无愧为贯彻胜利之基础;即在全世界反侵略战争之阵容中,亦具有卓越光荣之贡献!”


  1944年6月16日,第一批B29轰炸机群从成都附近各机场起飞,飞到日本钢铁中心八幡市上空投弹,八幡霎时变成火海……这是从中国第一次完成远程轰炸日本本土,是日本人始料未及的。到这年底止,从成都附近各机场起飞的B29飞机对日本本土及其占领地共计投下炸弹3623吨,令日本法西斯胆寒。这对日本最后无条件投降,也是一个重要转机……


  第三,扶危济困、无私奉献


  四川为抗战提供了在全国各省居第一位的人力、财力和粮食,使四川成为中国抗战大后方和民族复兴的可靠基地。八年抗战中整个中国的钱粮支撑,主要靠“陪都”所在地的四川这个“大后方”来负担。八年总计,国家支出14640亿元(法币),四川就负担了约4400亿元。在粮食方面,仅1941年至1945年,四川共征收稻谷8228.6万市石,占全国征收稻谷总量38.75%、稻麦总量的31.63%……这么多粮食,是四川百姓忍饥挨饿奉献出来的。


  第四,万众一心,共御外侮


  从1937年冬天起,全川人民就掀起了劳军捐献运动。1940年冬,重庆各界也发起为前线将士捐募寒衣代金运动。仅1940年9月2日这一天,中国交、农银行带动金融界就捐助40万元,寒衣代金43万元,迁川工厂联合会捐代金15万元。广大民众更是踊跃捐输:1941年3月8日这一天,裕华纱厂女工献代金3000余元,新申纱厂女工献金近4000元,豫丰纱厂女工献金1400元。


    到抗战中后期,国家财政困难万分,军费紧张,全川又掀献金高潮。1944年春,国民政府军委会副委员长冯玉祥将军到川中各地劝导节约献金,进一步推动了献金运动。据献金分会统计,自贡市献金为1.2亿元,金戒指800只,金镯10只,布鞋1万双,愿按月献金及按年捐献黄谷直至抗战胜利者计318.7万元,黄谷2214市石,创全国献金最高纪录。自贡献金大会主席台正中,安放着用725只募捐得来的金戒指组成的“爱”字和四周围以长城图案的花篮。富顺县女界在7天内献金戒指达1200只,在一面青色丝绒大横幅上组成“献金救国”几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正如冯玉祥所说:“我们这个爱国行为,震动了全国和全世界,也震惊了我们的仇敌。这个伟大数字,就像一个很大的炸弹,这个炸弹飞到东京去,要把日寇的东条内阁炸翻!”


  以献机捐款为例:1938年4月,重庆儿童发起捐购“中国儿童号”飞机运动;1941年2月,航空建设协会四川分会发起捐款献机一百架运动;1942年2月,重庆市民众捐款购买滑翔机一架;中国电影制片厂捐购“中国电影号”滑翔机十架;1942年3月,重庆和川东数县、市青年捐购战斗机一架,滑翔机二十架;成都青年捐购滑翔机一架;1942年10月,四川民众捐购“忠义号”战斗机二十架;1943年初,航空建设协会发起一元献机运动,计划购机三十架;1943年3月,重庆妇女界发起捐购“妇女号”飞机运动;1943年4月,国民兵团第二次献机运动,捐购驱逐机十架。其他还有“记者号”、“报人号”,等等献机运动……共献给政府买飞机13架。


据国民党中央宣传部不完全统计:四川第一次、第二次献金总额为6亿至7亿元。这些钱,是四川人民一滴一滴地挤出来的血!这笔巨款,多数用来购买前方急需的飞机、坦克、武器,部分用来慰劳前方将士,有力地支持了抗战。


  在抗战八年漫漫岁月中,四川人民在抗日战争中所表现出来的自强不息,英勇无畏,同舟共济,艰苦奋斗的民族精神,必将在中华民族斗争史中永放光芒。


                           原载:《四川档案》2005年3期


 楼主| 发表于 2015-4-10 05:39:51 | 显示全部楼层
  抗日战争期间四川人民的深重灾难与突出贡献

                      四川省档案局局长 李仕根



  抗日战争时期,四川是国民党统治的“大后方”。四川人民虽未遭受日本侵略者的奴役,但也蒙受深重的灾难。国恨家仇,激起了四川人民强烈的爱国热情;众志成城,英勇抗日,四川人民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一、惨遭日本大轰炸,四川人民损失巨大


  根据四川省档案馆不够完整的档案资料记载,在抗日战争期间,日本侵略者至少出动飞机7380架次以上,对四川的66个市、县进行了至少321天的战略轰炸和扫射,投下的炸弹至少有26826枚。遭到日本大轰炸的地区有重庆市、成都市、自贡市、万县、奉节、合川、梁山、涪陵、泸县、乐山、温江、华阳、新津、崇庆、新都、双流、内江、简阳、永川、巴县、綦江、璧山、铜梁、北碚、峨眉、宜宾、隆昌、富顺、合江、纳溪、丰都、南川、秀山、开县、忠县、巫山、巫溪、云阳、城口、大竹、渠县、广安、长寿、南充、南部、武胜、遂宁、三台、蓬溪、盐亭、绵阳、金堂、梓潼、苍溪、广元、阆中、达县、松潘、新繁、荣县、荣昌、眉山、夹江、屏山、江安、中江等66个市、县,给四川人民造成了深重的灾难。据民国四川省政府统计处汇核统计,1938年至1944年的7年间,除1942年四川未遭轰炸外,其余6年都遭到日本飞机的大轰炸。四川民众被炸伤26000余人,被炸死22500余人。特别是1939年、1940年和1941年,日本实行大轰炸最为猖狂,四川民众伤亡惨重,被炸伤25600人,被炸死22300余人。重庆市先后遭到69天的大轰炸,伤亡尤其惨重,有1万多人被炸伤,有上万人被炸死,尸骨遍地,惨不忍睹!日本对四川的大轰炸,造成了民众巨额的财产损失。民国四川省政府统计处依据58个市、县呈报的财产损失项目统计,被炸毁的房屋有23.32万余间,炸毁衣服34.6万余件,炸死牲畜2100余头,炸毁粮食3.47万余石,炸毁田园80余亩、树木1.82万余株,炸毁汽车60余辆、人力车140余辆、木船3500余艘、汽船13艘、什物97.59万余件,现金7729.8万余元。以上人口伤亡所用医药费和埋葬费以及各项财产损失,按照1945年的物价指数折算,至少损失1500.64亿元。这还不包括遭轰炸的新繁、荣县、荣昌、眉山、夹江、屏山、江安、中江以及四川省各项公有财产的损失。


  二、四川人民英勇抗日,贡献突出


  抗日战争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抗日战争期间,中国军民伤亡2100万人以上,财产损失和战争消耗达到1000亿美元。中国人民经过长期艰苦卓绝的斗争,以顽强不屈的精神和众志成城的力量战胜了凶残的日本军国主义侵略者,为世界反法西期战争的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四川人民在抗日战争中英勇抗日,贡献突出,主要表现为“四出”。


  一是出兵出将。抗日战争期间,四川出兵总计约340万人。抗日战争爆发后,40多万川军开赴前线浴血奋战。抗战8年,四川征募兵员260多万人,其他各种渠道征兵约40万人。征兵数量占全国的20%以上。川军在抗日战争中伤亡64.6万余人,约占国民党军队伤亡人数的20%。在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和国民党领导的军队中,都有一批杰出的川籍人士担任高级将领。如八路军总指挥朱德、政治部副主任邓小平、115师副师长聂荣臻、129师师长刘伯承、新四军军长陈毅,国民党军队将领李家钰、王铭章、饶国华等人,都是杰出的抗日将军和民族英雄。


  二是出钱。抗日战争期间,全国大部分省沦陷,民国政府的财政开支主要靠四川。在抗战最困难的时期,四川承担了民国政府50%的财政支出。八年抗战民国政府总支出为14640余亿元(法币),四川负担约4400亿元,占30%以上。


  三是出物资。抗日战争时期尽管四川粮食生产还不足以满足本省4000多万人用粮的需求,但是为了保障抗日军粮的供应,四川人民节衣缩食,交纳沉重的田赋。从1941年至1945年,四川田赋共征收谷物8408万石,占全国征收谷物总量的1/3以上。四川各地的工厂,加紧生产,为抗日前线提供了大量的武器弹药、服装和其他各种物资。四川各地还开展了各种捐献活动,为抗战捐钱、捐衣、捐飞机。


  四是出力。为了保障抗战运输通畅,四川动员250万民工抢修川陕、川黔、川滇、川湘四条公路干线。民工们用錾子、锄头、扁担等简陋工具开山辟岭,挖土运石,昼夜赶修,付出了大量艰苦的劳动,在1940年开通了这四条公路干线。抗战期间,四川新建扩建空军基地33处,也动用了大量的民工。1943年12月,为了紧急修建和扩建新津、邛崃、彭山、广汉4个战略轰炸机场和5个驱逐机场,四川动员了29个县50余万民工抓紧施工,经过半年的艰苦努力,终于完成了修建任务,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贡献。


  四川省档案馆保存有45.2万卷民国时期的档案。这些档案记录了四川抗日战争的历史。战争给四川人民造成了深重的灾难,那是一段刻骨铭心不堪回首的血泪史!战争也显示了勤劳勇敢的四川人民在国难当头的时刻大义秉然,同仇敌忾,吃苦耐劳,临危不惧,顽强拼博,决战决胜的伟大精神。这种精神是任何侵略者都无法征服的!


  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之际,我们重温那段苦难的历史,是为了以史为鉴,珍视和平,开创未来,使中日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友好下去,不让历史的悲剧重演。我们要正告日本右翼势力,**供奉着甲级战犯牌位的**神社,梦想复活日本军国主义,侵略别的国家,是注定要失败的!(2005年6月3日)



 楼主| 发表于 2015-4-10 05:44:04 | 显示全部楼层
《告川康军民书》全文 1937年8月25日

    中国民族为谋巩固自己之生存,对日本之侵略暴行,不能不积极抵抗,此盖我全国民众蕴蓄已久不可动摇之认识。今者;自卢沟桥事件发生,此一伟大之民族救亡抗战,已经开始;而日本更乘时攻我上海,长江、珠江、黄河流域各大都市,更不断遭其飞机之袭击。我前方将士,奋不顾身,与敌作殊死战,连日南北各路,纷电告捷。而后方民众,或则组织后援,或则踊跃输将,亦均有一心一德、誓复国仇之概。

    默察此次战事,中日双方均为生死关头,而我国人所必须历尽艰辛,从尸山血海中以求得者,厥为最后之胜利。目前斗争形势,不过与敌人搏斗于寝门;必须尽力驱逐于大门之外,使禹域神州,无彼踪迹,不平条约,尽付摧毁,然后中国民族之自由独立可达,可总理国民**之目的可少告完成也。惟是艰苦繁难之工作,必须集四万万人之人力财力以共赴。而四川为国人期望之复兴民族权据与战时后防重地,山川之险要,人口之众多,物产之丰富,地下无尽矿藏之足为战争资源,亦为世界所公认。故在此全国抗战已经发动时期,四川七千万人民所应担荷之责任,较其他各省尤为重大。我各军将士,应即加紧训练,厉兵株马,奉令即开赴前方,留卫则力固后防。各界奉公人员与文化知识分子,更应集中精力,分配部门,一致努力于后方民众之组织训练与战时管理建设诸工作。

    我农工商各界广大民众,为组织中华民国之主要分子、尤应认清责任及民族解放与民族抗战之不可分割,敌忾同仇,毁家纾难,在国家统一指挥下,整齐步调,严整阵容,在整个民族解放战线上作最前进之先锋,在实际战事上为前方之后盾。如此军民一心,上下共济,含国家民族无(之? )意识,掷身家性命于脑外,只知抗敌是目前唯一的中心,只知抗敌解放中国唯一的坦道,排除一切歪曲的认识,克服一切事实的障碍,前仆后继,百折不挠,则最后胜利终必属我民族,而抗战始于斯时告其完成。

    湘黍主军民“,誓站在国家民族立场,在中央领导之十,为民族救亡抗战而效命。年来经纬万端,一切计划皆集中于抗敌。睹我七千万同胞抗敌情绪之高亢激昂与其意识之坚决,所以领导提挈之者,唯恐落后。今战幕已启,正吾人躬行实践之时,是非诚伪,正于斯时判决。我各界人士尚不及时奋然兴起,平日空言高论之谓何?务即摩顶放踵,贡献民族斗争。湘倘或不忠实于抗战,愿受民众之弃绝;抑或各界人士反暴弃退缩,湘亦执法以绝其后。须知国家民族之生命系于此时,非可再容吾人之瞻顾与假借也。至敌我长短,政府知彼知己,早经分析;连日前方战报,亦已予吾人以事实上之证明。

    总之,我民族为自己生命及世界人类公理与正义而奋斗,势逼处此,虽赤手空拳,犹当与彼飞机重炮一角,何况我优势正多,前途利钝,只系于吾人今后决心与努力之程度若何。我各界人士,其共兴起,我各界人士,其共凛之哉 !


    ——川军总司令刘湘

 楼主| 发表于 2015-4-10 05:49: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老翁 于 2015-7-6 14:20 编辑

  铭记历史——抗战时期日寇轰炸四川始末

                          张洁梅 李泽民
 

  1938年10月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日军调整侵华的作战方针,停止对中国各地的大规模军事进攻,转而对我国内地许多大、中城市进行空中轰炸。四川成为日机的轰炸重点。1938年2月19日,日机首次空袭重庆,揭开了日机轰炸四川的序幕。

    一

  日机空袭四川的航线大致可分东、西两线:
  东线自武汉起飞,先对川东的万县进行空袭;再沿长江西上,袭忠县、丰都、涪陵、长寿、直达重庆。也可经五峰、来凤,再空袭黔江、彭水、南川、綦江、江津;又由江津溯江而上,空袭泸县、纳溪、宜宾、乐山;或在空袭泸县后,沿沱江又空袭富顺、自贡、内江。由万县向西,空袭梁山、渠县、广安、合川、遂宁,再直达成都。另外,沿宜昌溯江西上,空袭巫山、奉节、云阳等处。

  西线由运城起飞,经陕西南郑南下进入四川境内,沿南江、巴中、折向西,空袭阆中、南部、南充等地,或沿川陕公路空袭广元、梓潼、绵阳,直达成都。

    日空军驱逐机主要由宜昌起飞,直接空袭重庆;或由万县西飞,直扑成都。日机空袭四川飞东路航线居多。

  担负轰炸四川任务的主要是日本陆军航空兵、海军航空兵。轰炸目标主要集中在四川的政治、经济、商业中心,以及各交通要道、军事基地、空军机场,甚至包括城区的平民居住区、各类学校、医院、外国使领馆、外国教会等非军事区。

    日军对四川的轰炸分为大规模战略轰炸阶段和零星轰炸阶段。

  第一阶段:大规模战略轰炸阶段(1938~1941)。

  该阶段主要特点是日机轰炸频率高,强度大,破坏性大。由于这一阶段中日空军力量对比悬殊,1937年日本陆军拥有作战飞机1,156架,海军航空兵拥有作战飞机1,045架,而中国空军1937年只有314架飞机,1940年为65架。日军利用其绝对优势先后采用“高密度轰炸”、“疲劳轰炸”、“月光轰炸”、“无限制轰炸”等战术进行滥炸。日军还制定了轰炸重庆、成都的“101号”作战计划、轰炸四川自流井(自贡市)及各地制盐工厂的“102号”作战计划等,“101号作战”是世界军事史上第一个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战略轰炸计划。

据档案资料统计,从1938年2月到1941年底,日军为轰炸四川共出动飞机7,444架次,投弹25,788枚,其中1939年日机共126批913架次,投弹5,743枚,1940年共146批4,667架次,投弹13,495枚,1941年共1,529架次,投弹6,351枚。

  第二阶段:零星轰炸阶段(1942~1944)。

  该阶段的主要特点是日军轰炸次数大幅度减少,强度降低,破坏性下降。日军企图通过轰炸四川各地机场,阻止中美飞机利用四川机场轰炸日本。由于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无力再对四川进行大规模集中轰炸;同时,中国空军势力加强,扼制了日军的轰炸,1941年7月国民政府正式成立美国飞行员志愿队,即飞虎队,由陈纳德任指挥官,拥有P40战斗机125架, 1942年7月4日中国空军美国志愿队正式编为美国第十航空队第二十三驱逐大队,即美国空军驻华特遣队。1943年3月成立了第十四航空队,陈纳德为司令。中国空军逐渐取得制空权,到1944年夏中美飞机已上升到667架,而日机仅有220架,双方比例3:1。

  1942年、1943年间,日空军仅派有少量侦察机侵扰川东地区。1944年12月18日晚,数架日机侵入梁山、万县及成都等地投弹,此后日机对四川的轰炸基本结束。

    据档案资料统计,1943年日机轰炸四川共236架次,投弹563枚;1944年共投弹475枚。


     二

  1938年2月16日,日本作出对中国内地“应抓紧航空进攻作战”的决定,从此,为了摧毁中国的抗战中枢,摧毁中国人民抗战的意志,重庆成为日军航空作战的主要目标。凡在重庆的机关、学校、银行、工厂、社团,以及英、苏、德、法等国大使馆、领事馆、外国通讯社、外侨住所,都无一例外地遭到日机狂轰滥炸。

  1938年2月19日,日机第一次空袭重庆。

  1939年5月3日至5月4日,日机连续轰炸重庆市区,27条街中有19条街化成废墟,大火延烧、昼夜不息,到处焦土烟火、死尸枕籍,惨不忍睹,史称“五三、五四大轰炸”。

    1940年5月至10月,日机持续不断地对重庆进行野蛮轰炸,先后袭击重庆白市驿机场和梁山机场,并集中力量轰炸市区和工厂,重庆金陵兵工厂遭到日机毁灭性的轰炸。在持续数月的轰炸中,日机还创造了一天出动飞机140多架轰炸重庆的最高纪录,首次在中国战场投入82架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战斗机——“零式舰载战斗机”。

  1941年6月5日,日机夜袭重庆,制造了震惊全国的较场口“大隧道惨案”,死亡人数难以计数。6月至8月,日军 采取“疲劳轰炸”战术,每隔6小时,便以密集机群或小批机群对重庆进行骚扰轰炸,并丧心病狂地投下了大量爆炸弹和燃烧弹,使整个重庆城昼夜笼罩在烈火浓烟之中。

  据统计,从1938年底至1943年8月,日机共空袭重庆218次,出动飞机9513架次,炸死市民11889人,伤14100人,焚毁房屋17608幢,损失财产难以数计。


     三

  成都是四川的省会所在地,遭受日机轰炸的频率和强度仅次于重庆,所受损失居四川第二位。日机轰炸成都前后历时六年,共侵入市空轰炸24次。

  1938年11月8日,日机18架,侵入成都市空,进行了首次试探性轰炸。

  1939年,日机前后4次轰炸成都,其中以6月11日轰炸所造成的损失最为惨重。日军出动飞机27架,在成都市区上空,投掷炸弹及燃烧弹多枚,全城顿成火海,盐市口一带地区摧毁严重。这是成都第一次遭受日机最为猛烈的轰炸。

  1940年10月,日机共5次轰炸了成都。日军先后出动飞机154架,轰炸了成都市区,炸死居民数百人。其中以10月27日最为惨烈,日机分两批共36架,轰炸了少城公园及其附近和皇城一带,投炸弹百余枚,炸毁民房400余间,死亡数十人,市立民众教育馆、甫澄纪念医院及王铭章上将铜像基石被炸毁,将军衙门中弹数枚。

  1941年,日军先后出动飞机300余架,共8次轰炸成都。其中以7月27日轰炸最为惨烈,该日日机分四批,每批27架,共计108架,轰炸成都。在市区和市郊共投弹320余枚,炸死市民574人,炸伤573人,损毁房屋2470余间。轰炸最严重的是城内祠堂街、少城公园内外一带、盐市口一带和春熙路南段一带;城外是新南门外左右侧靠河边一带及新东门外靠猛追湾方向乱坟坝一带。灾情十分严重,据记载,这是抗战时期,成都遭受日机轰炸最厉害的一次。


     四

  日机对四川的轰炸给四川人民带来了巨大损失。

  1.人员伤亡情况:据四川省档案馆档案的不完全统计,日机对四川的重庆、成都、合川、梁山、内江、富顺、荣昌、三台、石柱、南部、乐山、秀山、巫山、叙永、綦江、永川、合江、铜梁、渠县、邻水、宜宾、华阳、雅安、广元、涪陵、忠县、自贡、泸县、壁山、江津、江北、丰都、垫江、万县、云阳、达县、大竹、开县等地市进行了轰炸,全省143个市县,遭到轰炸且有伤亡的共计61个市县,占当时四川市、县总数48%。共有26,000余人被炸伤,22,500余人被炸死,其中以1939年、1940年和1941年的人员伤亡最为惨重。在这三年中,负伤人数25,600人,占六年负伤总人数的98.67%,死亡人数共22,300余人,约占六年死亡总人数的99.30%。以重庆损失最重,其负伤人数10,000人以上。在1500至10,000人的地区有成都市、万县、奉节。在500至1000人的有自贡、合川市、泸县、涪陵、乐山、梁山六县市。在500人以下的有温江、华阳、江津等49个县市。

  2.财产损失情况:日机轰炸四川的六年中,造成的财产损失很多,大致可归纳为:炸毁房屋233600余间;衣物共346000余件;牲畜2100余头;粮食34700余市担;田园共80余亩;树木18200余株;人力车60余辆;板车80余辆;包车60余辆;木船3500余只;汽船13艘;杂物975900余件;现金共计77298000余元。以上各项损失以时值计算,共计损失十二亿五千六百六十五万元。各年的财产损失,以1939年、1940年两年损失最为严重,1941年和1943年次之。各市县尤以重庆、成都两市损失最重;合川、泸县、合江、涪陵、万县、奉节等地较重,自贡、内江、富顺、梁山等地次之。
 
  抗日战争已经过去六十年了,日军轰炸四川成为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成为每一个国人伤痛不已的记忆。但是作为中华民族那段惨烈的历史,作为日本法西斯屠杀中国人民的历史见证,应该永远铭记在每一个中国人心中!


 楼主| 发表于 2015-4-10 05:53:47 | 显示全部楼层
         成都大空战 作者:唐学锋


  成都是四川省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中心,它也是日寇在武汉会战后,实施“政略攻击”的重要目标之一。在整个抗战期间,成都遭受敌机空袭的损失仅次于重庆。
  武汉失守后,中国空军主力转移至内地,以战斗机大队驻守重庆附近各机场,捍卫战时陪都,以轰炸机大队驻守成都附近,以苏联志愿队驻守兰州,保证苏联援华物资的运输线。1940年重庆“九一三空战”,中国空军遭敌零式飞机打击后,又将全部空军主力集中于成都附近。在敌机空袭成都过程中,我空军曾多次升空作战,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捍卫着祖国的领空。


  1938年11月8日,敌机18架首次空袭成都,在外北机场及外南机场投弹百余枚,在南门炸死卫兵1人,伤3人,我空军曾起飞迎击。15日,敌机17架在成都外北机场投弹数十枚,炸死1人,炸毁房屋1间。


  1939年,敌机于5月8日、6月11日、10月1日、11月4日轰炸了成都。其中,以6月11日轰炸造成的损失最大。是日下午7时30分,敌机27架从东北方向成品字形向成都袭来。早已接到情报在高空巡逻的中国空军第五大队,在大队长岑泽鎏率领下扑向敌机群,与敌机展开成都上空的第一次大空战,击落敌机3架、击伤数架。由于空战发生在黄昏,我空军捕捉目标不易,乃使敌机窜进成都上空,并在市中区盐市口一带投下了大量炸弹和燃烧弹,引起大火。是日,成都市民被炸死226人,伤五人,损毁房屋 4 700多间。被毁房屋中,除平民住宅和工商店铺外,还有华西大学、省立成都师院、华阳县中学等文化机构。


  11月4日,敌重轰炸机54架分两批空袭成都。第一批27架,以纵队密集方式窜至我空军轰炸机基地——凤凰山机场投弹。第二批27架,以品字型密集的方式,窜至我空军战斗机基地——温江机场投弹。然后,两批敌机转向成都市中区投弹。是日,中国空军第五大队分两批迎敌:第一批是第17中队、第27中队的苏制H-15战斗机14架,在成都至温江上空巡逻;第二批是第26中队的H一16战斗机6架,由副大队长王汉勋率领,在温江上空布防,第29中队的H-15战斗机9架,由队长马国廉率领,在成都上空布防。


  当敌机第一批 27架轰炸机从 4 000米的高度进入我空军警戒圈时,被我空军第26中队的段文郁首先发现,立即发出攻击信号,率僚机石干贞从敌后上方的高空俯冲下去,作上下左右各方的猛攻。段文郁紧追敌机至成都东北70公里的中江县上空,终于击落敌机 1 架。段文郁也遭敌密集火力攻击,腿部负伤,因失血过多,昏迷于机中,以致坠落于金堂县附近牺牲。


  第29中队在成都郊外,与从西北向东南飞行的第二 批敌机遭遇。第29中队副队长邓从凯率先扑向敌机群的领航机,经激烈战斗,将其领航机击落于简阳县三岔坝的观音桥约10余公里的山坡上。事后,四川省防空司令部派刘景轼前往敌机坠落现场对飞机残骸进行检查。刘景轼组织民工将残机抬运至仁寿县文公场,再由汽车运回成都,并将在机上检查到的文件、地图及3张图片亲自交给航空委员会主任周至柔。经有关部门翻译查核,证实邓从凯所击落的敌机为敌第十三海军航空队司令长官奥田喜久大佐的座机。奥田喜久大佐是日本海军航空兵的“轰炸机之王”,是被中国空军在空战中击落的最高指挥官。邓从凯在攻击奥田喜久大佐的飞机过程中,亦遭数架敌机**,身负重伤,飞机撞在仁寿县向家场的一棵大树而英勇牺牲。邓从凯是中国空军的王牌飞行员之一,生前曾创击落敌机3架半的纪录(另一说是5架人1940年初,日本为了迅速结束侵华战争,迫使中国人民投降,制定了代号为“101号作战”的陆海军联合空袭作战计划,妄图通过对我大后方重要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恐怖性轰炸,摧毁中国人民的抗战意志。


  日寇对成都的大轰炸,主要集中在5、7、10这三个月中。5月18日和19日,敌机连续两次夜袭成都,中国空军第五大队飞行员林日尊在18日空袭结束返航时,因夜色茫茫,坠落于成都东门外狮子山殉职。7月24日午后,敌机36架空袭成都,投弹135枚,轰炸区域为城东一带,炸死103人,炸伤114人,房屋被毁3425间。是日,我空军在空战中击落敌机1架。


  进入10月,敌机对成都的轰炸达到高潮。4日,敌轰炸机27架,在27架战斗机掩护下,于9时左右侵入成都市上空,由北较场一直轰炸到新东门城墙,投弹33枚,炸死我平民32人,炸伤79人,损坏房屋 139间。由于 1940年9月 13日,日寇首次使用最新制造的零式战斗机与中国空军交战,致使我空军在重庆壁山空战中损失惨重。我空军为减少无谓牺牲,保存实力,不得不采取在敌机空袭时起飞避警的方法,避免与敌机正面交锋。


  是日,我空军本与敌机交战。中国空军第18中队飞行员王其在起飞避警时,因发动机故障,未能跟上队伍,遭3架敌机**,坠落于双流县境内的大腰塘殉职。石干贞在双流上空遭敌机两架攻击,交战中被敌击落阵亡。


  5日,敌机36架再次袭击成都,投弹48枚,轰炸区域为今成都剧场一带。炸伤47人,炸死50人,损毁房屋551间。


  12日午后2时,敌机29架来犯,投弹101枚,轰炸区域为皇城暨西北城区,炸死 114人,炸伤 95人,损毁房屋 1272间。平安桥街天主堂、马道街法国圣修医院均被炸毁。


  27日午后2时,敌机21 架来犯,投弹100枚,轰炸区域为少城公园(今人民公园)一带,炸死32人,炸伤26人,损毁房屋897间。市国立民众教育馆、甫澄纪念医院、王铭章上将的铜像基石被炸。


  11月26日,敌机 53架分 3批空袭成都。中国空军轰炸总队和空军士官学校的飞机奉命疏散。战斗机则分3群飞向巩崃以西待命,途中与敌机群遭遇,发生战斗,我机被击落5架。飞行教官万应芬、分队长王自洁、飞行员刘文林、石大陆,轰炸总队军官附员李维强、邢达等牺牲。


  至1940年底,中国空军仅剩下各式飞机65架,而日本空军在中国战场上继续保持数百架的绝对优势。中国空军实际上已无力抵抗日本空军的进攻了。

  1941年3月14日,中国空军第三军区司令部据报敌机20多架已飞过沱江向成都侵来,遂令中国空军第三大队的H-15战斗机11架、第五大队的H一15 战斗机20架起飞迎战。我机群与敌机群在崇庆、双流上空遭遇,当即发生空战。此役,由于情报有误,以为敌无零式战斗机护航。结果,在我机群向敌轰炸机编队发动攻击时,敌整整一个中队的零式战斗机突然出现。空战结果,我机被击落8架,第五大队大队长、归国华侨黄新瑞、副大队长岑泽鎏、中队长周灵虚、分队长江东胜、飞行员任贤、林恒、袁芳柄、陈鹏扬等8人牺牲。是役,是中国空军自抗战以来,在空战中又一次最大的损失,仅次于“九一三壁山空战”。


  至此,中国空军的主力飞行员 85%以上已经损失。事后,成都空军司令杨鹤霄因指挥无力被撤职。第五大队被撤消番号,改称无名大队,队员一律配带“耻”字臂章,以示不忘中国空军的奇耻大辱。


  1941年7月27日,敌机对成都的轰炸达到抗战以来的最高点。当日,敌机分别从运城机场和汉口机场起飞108架飞机。分4批,每批27架,对成都进行连续轰炸。被炸区域主要为调堂街、少城公园、盐市口、春熙路一带,中弹街道达82条。日机共投弹 358枚,炸死 575人,炸伤 632人,毁坏房屋 3 585间。这是自抗战以来,成都遭敌机轰炸损失最严重的一次。


  8月11日,敌机又利用月光两次夜袭成都。晨5时10分,敌侦察机1架、战斗机9架轰炸机7架侵入成都市区,并低空攻击太平寺、凤凰山机场。当敌机转至温江、双流机场扫射时,在温江附近与我无名大队第29中队的4架飞机和第四大队的1架飞机遣遇,发生空战。是役,我空军击落敌机1架,而自己损失惨重,被击落4架。副队长谭卓励、分队长王崇士、黄荣发,第四大队飞行员欧阳鼎分别在温江、华阳、新律、仁寿等地被击落阵亡。我机场上也有7架飞机被炸毁。


  8月31日,敌机27架空袭成都。此后,日本大本营为了筹划对美作战,遂结束了1941年的夏季攻势。9月2日,敌海军第11航空队撤回原基地。9月12日起,敌陆军航空队也停止了对内地的攻击。


 楼主| 发表于 2015-4-10 05:55: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空军在四川痛歼日寇战机



1938年10月4日,日机袭击梁山,被中国空军击落一架。


1938年11月8日,日机空袭成都,被中国空军击落一架。

1939年1月15日,日机29架袭击重庆,中国空军起飞迎战,日机4架中弹负伤。


1939年1月16日,日机空袭重庆,被中国空军击落一架。


1939年5月3日,日机狂炸重庆,中国空军起飞迎战,被中国空军击落两架。


1939年5月12日、5月25日、6月9日,7月6日、8月28日、9月3日,日机分批袭击重庆,被中国空军先后击落11架。


1939年6月11日,日机空袭成都、重庆,被中国空军击落3架。


1939年9月13日,日机27架袭击万县,被中国防空高射炮击落10架。


1939年11月4日,日机54架袭击成都,被中国空军击落3架,日海军航空队司令官奥田喜久大佐随机丧命。


1941年5月20日,日机袭击成都,被中国空军击落1架,坠华阳县境焚毁。


1941年6月30日,日机48架空袭重庆,被击中4架。


1941年7月28日,日机空袭四川,被中国空军击落二架。


1941年8月11日,日机空袭四川,一部分侵入成都市空,被中国空军击伤数架,其中一架在广安太平场坠毁。


1941年8月15日,日机空袭万县,被中国空军击落领队机一架,领队长横田以下死人毙命。


1941年8月19日,日机空袭忠县,被中国空军击落一架,驾驶员4人毙命。返航经万县时,又被我高射炮击落一架,驾驶员松本等七人全部死亡。


1943年6月5日,中国空军第四大队中队长周志开单机起飞,驱退入侵梁山机场的日机,击落敌轰炸机三架,击伤多架,创下空战的光荣记录。


1944年6月16日,美B29超级空中堡垒从四川成都基地起飞,首次轰炸日本本土的钢铁中心八幡市。


1944年10月29日,日机空袭四川,被中国空军击落一架,坠落在金堂龙门场附近。



                               ( 四川省档案馆提供)



发表于 2015-4-10 08:27:2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材料转得好!值得好好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5-4-10 18:12:57 | 显示全部楼层
蜀道人生 发表于 2015-4-10 08:27
这个材料转得好!值得好好学习!

谢谢,问好!
未完,在继续编辑,将陆续发出!


 楼主| 发表于 2015-4-10 18:28: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老翁 于 2015-4-12 06:38 编辑

   争相参军

       很多四川民众送子上战场的故事催人泪下:


    安县曲山镇青年王建堂与朋友分头串联了100个青年,向县政府请命杀敌。就在他们开拔前,县政府收到了王建堂的父亲王者成寄来的一面出征旗。当众人展开这面出征旗时,全都大吃一惊——与祝愿亲人平安远征相反,这面由一块宽大的白布制成的大旗,居中写着一个大大的“死”字!出征旗的右上方写着:“我不愿你在我近前尽孝,只愿你在民族份上尽忠!”左上方写着:“国难当头,日寇狰狞。国家兴亡,匹夫有份。本欲服役,奈过年龄。幸吾有子,自觉请缨。赐旗一面,时刻随身。伤时拭血,死后裹身。勇往直前,勿忘本分!”


       四川兵在各战场都很受欢迎,他们吃苦耐劳,英勇善战,往往还没等到分配,就被各部队闻讯抢走。


     1944年,为解兵源短缺之急,蒋介石在国民参政会上,以“一寸河山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为号召,动员青年从军。这一年,四川多所大学校园内,宣传从军的标语随处可见,巡回演讲往来不断,操场上的“从军报名处”人头攒动,激昂的歌曲一刻不停,似乎没有一个人能安稳地坐下来去读“圣贤书”。学生纷纷报名,已订婚的推迟了婚期,免服兵役的独子坚决从军……就连一些高官子弟也踊跃报名,其中有时任四川省政府主席的张群的公子张继正等。


    根据时任国民政府军政部长何应钦公布的数字:四川一省征兵,无论配额与实征数额,均约占全国总额的1/5,居全国第一;全国约有15万知识青年登记从军,四川一省有4万人以上,居全国第一。全国抗日军队中每不到10个人中有一个是四川人,因此,中国军队有了一句俗语,叫“无川不成军”。

 楼主| 发表于 2015-4-10 18:40: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老翁 于 2015-4-10 18:42 编辑

   出钱出力

     四川是抗战的大基地,四川是抗战的大熔炉,四川人民在全国抗战8年时间里,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
     前方将士浴血沙场,缺衣少粮,作战艰苦,牵动着后方爱国军民的心。时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的冯玉祥将军,以“中国国民节约献金救国运动总会会长”身份,从重庆出发,走遍全川20多个县市,进行为期一年的巡回演讲,掀起了四川民众爱国募捐的高潮。


    在江津县白沙献金会上
1万多名男女学生齐跪在地,哭着哀求在场的名流士绅:“请你们救救我们的国家,救救我们苦难的民族吧!……”众人泪流满面,有的当场慷慨解囊,有的当场褪下了金表、金戒指、金手镯…… 在泸县献金会上,一群乞丐捐出了用破碗盛着的活命钱;一群断手残脚的伤兵相互搀扶着,捐出了他们靠编藤椅、制雨伞义卖得来的1万多元钱……冯玉祥,这位刚毅耿直的老将军,双手接过这些钱,感动得热泪滚滚,四周的人也哭作一团……


     自川军出川抗战以来,四川各界组织的各类募捐活动从未间断。据国民党中央宣传部不完全统计,仅四川民众前两次献金总额就达6至7亿元。这笔巨款,都是四川人民的血汗钱,多用来购买了战场急需的飞机、大炮、**等武器,狠狠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


    随着黄河、长江、珠江等流域产粮区的相继沦陷,四川省承载了国民政府主要的粮食负担。为此,省政府各部门印发了各种宣传小册子、传单、标语和文告等,四处宣讲缴粮是爱国行动,是国民应尽的义务。广大农民积极响应:山道上,田垄间,时常可以看到肩挑背扛、络绎不绝的送粮农民。遇到收成不好的年份,有些地区的农民饿着肚子,甚至饿得奄奄一息,靠吃 “观音土”充饥,也要想尽办法,不拖欠半粒“公粮”。从1941年到抗战胜利的4年间,四川共征收稻谷总量约占全国总量的1/3。


    全省人民还担负起了“大后方”的建设重任。四川是日军战略轰炸的首要省份,但大轰炸并没有摧垮四川人民的意志,反而增加了他们的反抗精神和凝聚力。虽然轰炸频仍,但工厂不停工,工人们加班加点为前线赶制被服和武器弹药。藏匿山中的工厂更是夜以继日地不停运转,每到夜晚,厂房车间灯火通明,机器轰隆,这一景象构成了“中国工业史上的壮丽诗篇”。

    为打通抗战交通线,四川200多万民工担起了川陕、成渝等公路的修建和空军基地的赶修任务。他们吃糠咽菜,衣衫褴褛,风雨无阻,硬是凭着一双双长满老茧的手和简单原始的工具,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交通史上的奇迹。


 楼主| 发表于 2015-4-10 19:19: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老翁 于 2015-4-11 16:47 编辑

   英勇抗战  浴血杀敌

    抗战爆发后,四川每年向前方输送的青壮军人,人数令人震撼:一共有350万川军出川抗战,占全国同期实征1405万余人的五分之—还强!!

    川军出川时,各界普遍认为这是当时中国“最糟的军队”,装备不足,缺乏弹药、给养和医疗设备,冬天在山西打仗时,士兵脚上穿的还是草鞋。然而,就是这样一支部队,却在抗战中进行了无数次最艰苦、最惨烈的牺牲,为中华民族的民族独立事业做出了伟大的贡献。

    抗战初期,川军将士即纷纷请缨参战,据说当时的川军将领杨森曾经说了这样一段话,“我们过去打内战,对不起国家民族,是极其耻辱的。今天的抗日战争是保土卫国,流血牺牲,这是我们军人应尽的天职,我们川军决不能辜负父老乡亲的期望,要洒尽热血,为国争光。”,这段话可谓代表了广大川军将士的心声。

    就这在内战中恶名在外的20军杨森部,是抗战中第一支出川抗战的川军,从淞沪会战开始,无役不从,是三次长沙会战的骨干兵团,曾在第三次长沙会战珠影山战斗中全歼日军独立混成第九旅团山崎大队。川军二十六师,参加淞沪会战,是战绩最好的五个师之一,全师四千余官兵,到撤离战场时仅存六百多人,伤亡85%以上。

    台儿庄战役中,第二十二集团军122师师长王铭章奉命苦守滕县。日军主力矶谷师团以重炮飞机猛攻。弹尽粮绝,王铭章在县城中心指挥残部顽强抵抗,腹部中弹踉跄倒地。部下扶他,王铭章叫道::“不要管我,老子死在这里痛快!”日军怪叫冲来要抓“大俘虏”。周身血糊糊的王铭章,挣扎着高呼“杀敌,抗战到底啊!”他用枪口对准自己脑门,“砰”一声枪响……受重伤的300多川军官兵,不愿被俘受辱,他们大叫:“小日本必亡!”这些战衣破裂、伤痕累累的中国军人,以**爆炸,消失在烟雾中……指挥“徐州会战”的李宗仁后来在回忆录中写道:“若无滕县之固守,焉有台儿庄之大捷!”“滕县一战,川军以寡敌众,不惜重大牺牲,阻敌南下,完成了战斗任务,写出了川军抗战史上最光荣的一页。”

    “八年抗战,川军之功,殊不可没!”毛泽东挥毫写挽联哀悼王铭章:“奋战守孤城,视死如归,是革命军人本色;决心歼强敌,以身殉国,为中华民族争光!

    1937年10月后,淞沪战役广德战场,23集团军145师中将师长饶国华的部队,战斗尤为惨烈。饶国华离川时对家里人说:“我此去,为国而战,义无反顾,我万死不辞!”

    日军发起总攻,倾泻成千上万吨的炮弹、炸弹。饶部苦战三昼夜、伤亡极惨重。饶国华说:“前人史可法曾说过‘以城为殉’,我誓与广德共存亡!”阵地失守,师长饶国华毅然率剩余仅一营部队冲入敌阵,以图恢复阵地,终因寡不敌从,身陷重围,弹尽援绝,11月30日晚,饶国华举枪自戕殉国、慷慨成仁,年仅44岁。一四四师师长郭勋祺也在战斗中负重伤。

    饶国华忠烈殉国后,国民政府明令褒扬,追赠为陆军上将。毛泽东在1938年3月发表讲话:“从郝梦麟、佟麟阁、赵登禹、饶国华……诸将领到每一个战士,无不给了全中国人以崇高伟大的模范!”1983年9月,四川省政府追认饶国华将军为革命烈士。

    1937年11月6日,第二十二集团军总司令邓锡侯在太原附近的南畔村与日军遭遇,并被包围。在晚上突围时,邓坠马摔伤,遇救脱险。此后,邓将这一天定为自己的抗日遇险纪念日,教育部属,勉励自己,永远不要忘记报仇雪恨。7日,太原弃守,战局恶化,第二十二集团军经交城、孝义转移至洪洞县城,一面在安泽、沁源、长治一线构筑阵地拒敌前进;一面整训部队,待命反攻。

   1938年1月20日,带病的刘湘,于1938年1月20日在汉口去世。汉口“万国医院”。中将参赞黄罔走进病房,凑在第七战区司令长官刘湘耳边汇报:“甫公,川军按你命令反攻,不怕牺牲、前赴后继,收复芜湖指日可待了!”刘湘睁眼喃喃说:“打、打得好……”但马上昏过去了。1月20日刘湘与世长辞,年仅48岁。清理遗物时,发现刘湘曾在一张纸条上写有:“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刘湘还留有遗嘱:“余此次奉命出川抗日,志在躬赴前敌,为民族争生存,为四川争光荣,以尽军人之天职。不意宿病复发,未竟所愿……”“抗战到底,始终不渝,即敌军一日不退出国境,川军则一日誓不还乡!”对于这段历史,李宗仁将军曾说:“八年抗战,川军之功,殊不可没。”
    毛泽东发来唁电:“国家失一栋梁,川军失一主帅”,对刘湘作了高度评价。

发表于 2015-4-11 21:17:02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醉老翁搜集了这么多资料!
 楼主| 发表于 2015-4-12 18: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廖向希 发表于 2015-4-11 21:17
感谢醉老翁搜集了这么多资料!

谢谢鼓励!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5-4-13 18:09: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老翁 于 2015-7-6 14:14 编辑

川军著名抗日将领


          杨森

  【 杨森】(1884年2月20日-1977年5月15日),字子惠,原名淑泽,又名伯坚,四川广安县人。国民革命军陆军上将,和水晶猴子邓锡侯、巴壁虎刘湘、多宝道人刘文辉,王灵官王陵基并称川军五行、一生追求洋气和新潮,他还是民间秘密组织袍哥会的一名舵主。

 川军将领杨森 ,在内战中恶名在外的20军杨森部,是抗战中第一支出川抗战的川军,从淞沪会战开始,无役不从,是三次长沙会战的骨干兵团,曾在第三次长沙会战珠影山战斗中全歼日军第九混成旅加藤大队。是川军二十六师,参加淞沪会战,是战绩最好的五个师之一,全师四千余官兵,到撤离战场时仅存六百多人,伤亡85%以上。杨森曾经说了这样一段话,“我们过去打内战,对不起国家民族,是极其耻辱的。今天的抗日战争是保土卫国,流血牺牲,这是我们军人应尽的天职,我们川军决不能辜负父老乡亲的期望,要洒尽热血,为国争光。”,这段话可谓代表了广大川军将士的心声。这位杨森虽然也是一名军阀,但很有民族气节,当年驻防川东门户万县,就曾率部与英国海军血战(事件缘起于英国兵舰在川江上肆意横行,撞毁我渔船、残杀我平民,详情请查阅万县“九五惨案”有关史料----与“五卅运动”同时期),杨森可谓川军中的代表人物。当时蒋介石需要兵源、另一说称其也有“借刀杀人”之意,遂同意调川军出川抗日。


     刘湘


 【刘湘】(1888——1938)中华民国时期四川军阀。又名元勋,字甫澄,法号玉宪,汉族,四川大邑人,一级陆军上将。生于1888年7月1日。老家四川省大邑县安仁镇。祖父刘公敬,系前清武举。父亲刘文刚,字鉴堂,家有水田四十余亩,另还与两户亲戚合营水碾一座。母亲乐氏,生有三子,刘湘居长。妻子刘周书是大邑县苏场的一个农村女子,生了三子(其中两个夭折)一女。他是当时四川近代一世枭雄,在战事中勇猛,外号“巴壁虎”,又名“刘莽子”,他与蒋介石虚与委蛇,生前始终保持四川的半独立状态,军事才能与政治才能均甚老辣,但他极为迷信。

 当时刘湘正在患病,众多士绅、谋士、川中父老都苦劝他不要率军出征,但刘湘执意抱病亲率首批十万川军出川抗日,说是要以血战一赎川军二十年内战的罪过、洗刷川军“打内战”的恶名。1937年8月,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令川军各部组成第二路预备军,以刘湘为总司令、邓锡侯为副总司令,下辖两个纵队。

 从9月7日起,川军分别从川北和川东开赴抗日前线。同年10月,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任刘湘为第七战区司令长官,负责督师抗战。蒋介石将川军编成第二十二、二十三两个集团军,第二十二集团军总司令邓锡候,副司令孙震,辖四十一、四十五、四十七军(由李家钰新6师扩编而来),第二十三集团军由刘湘自任总司令,唐式遵副之,辖二十一、二十三军。蒋介石先将从川北出川的二十二集团军调往山西,划入阎锡山二战区。当由川江出川的二十三集团军到达汉口时,蒋介石又将其划归程潜第一战区,拱卫南京外围。等到刘湘到达南京时,他第七战区防区何在,任务是什么都还道,手下的川军就全没了,刘湘完全失去了对川军的控制,不久就病死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4-13 18:26: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老翁 于 2015-7-6 14:15 编辑

     邓锡侯

  【邓锡侯】(1889年-1964年),号晋康,国民革命军陆军二级上将。1889年6月22日出生于四川营山县回龙乡。1937年率领第二十二集团军出川抗日。


  1937年8月,国民政府将出川抗日的四川陆军十四个师编为第二路预备军,邓锡侯任第一纵队司令(后称二十二集团军)。9月,出川抗战的各军分别向成都、重庆两地集中,准备一路北出剑门,一路东出夔门,驰赴山东,山西抗日前线。9月5日,在成都市举行了有万人参加的"四川省各界民众欢送出川抗敌将士大会"。邓锡侯在会上发表了激昂慷慨的讲演, 他说:"我们四川人是具有爱国传统精神的。黄花岗烈士有四川人;辛亥革命有四川人;护国之役也有四川人。当前国家民族面临生死存亡关头,我们身为军人受四川人民二十余年的供养,当然要拼命争取历史的光荣,籍以酬报四川人民......""我们只有长期抗战,才能取得最后胜利!川军出川以后,如战而胜,当然很光荣地归来,战如不胜,决心裹尸以还!"

             王铭章

  【王铭章】(1893~1938)抗日烈士。字之钟。成都市新都人。历任国民革命军第29军第4师师长,川军第41军第122师师长,第41军代理军长等职。1937年出川抗战。1938年初率部参加徐州会战,3月14日,在滕县保卫战中殉国。国民政府追赠为陆军上将。1984年9月1日,四川省人民政府追认为革命烈士。

  一九三八年三月,台儿庄战役打响,滕县一役,川军一二二师师长王铭章,奉命驻防滕县与日军展开惨烈血战。日军主力板垣师团猛攻滕县不下,以重炮飞机猛轰,炸毁城墙。王铭章率部退到街上准备与日军巷战,在中心街口不幸被占领城墙的日军机枪扫射。王铭章身中数十弹,壮烈殉国。其余川军将士在师长阵亡后,退入房屋,与日军展开逐屋争夺。城内伤兵不愿做俘虏,以手榴弹与冲进来的敌人同归于尽。全师五千余人,战至最后一人而不后退,共击毙日军四千余人,同时为孙连仲部赶到台儿庄设防争取了宝贵的时间,奠定台儿庄一战的胜利基础。在滕县以北的界河、龙山带布防之川军一三一师陈离部,也伤亡四五千人。李宗仁曾挥泪而言:“川军以寡敌众,不惜重大牺牲,阻敌南下,完成战斗任务,写成川军史上最光辉的一页。”


 楼主| 发表于 2015-4-13 18:48: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老翁 于 2015-7-6 14:16 编辑

     饶国华

  【饶国华】(1894年12月7日-1937年11月30日),名厥卿,字弼臣,四川资阳县东乡(今雁江区宝台镇)张家坝人,川军第145师师长。抗战中在广德、泗安和敌军作战,因属下临阵脱逃而丢失阵地,他深感指挥不灵,愤而自杀,陆军中将追晋二级上将。

  1937年10月后,淞沪战役广德战场,23集团军145师中将师长饶国华的部队,战斗尤为惨烈。饶国华离川时对家里人说:“我此去,为国而战,义无反顾,我万死不辞!”

  日军发起总攻,倾泻成千上万吨的炮弹、炸弹。饶部苦战三昼夜、伤亡极惨重。饶国华说:“前人史可法曾说过‘以城为殉’,我誓与广德共存亡!”阵地失守,师长饶国华毅然率剩余仅一营部队冲入敌阵,以图恢复阵地,终因寡不敌从,身陷重围,弹尽援绝,11月30日晚,饶国华举枪自戕殉国、慷慨成仁,年仅44岁。一四四师师长郭勋祺也在战斗中负重伤。

    李家钰

    【李家钰】(1892—1944年5月21日)字其相,绰号李矮子,四川军阀中最小一个派系----军官系的首领,抗战爆发后率两个师随第二十二集团军出川,转战山西,河南。1944年在担任第36集团军司令的时候,在豫中会战失败后的撤退途中,遭到日本便衣队的袭击,壮烈殉国,这是八年抗战中继张自忠在第一线督战,死战不退战死后第二个战死的集团军司令官。追赠上将。

    川军李家钰部第四十七军,长期在晋东南作战,后编为三十六集团军,驻守河南,在豫鄂湘桂战役中,由于国民党上层指挥不力,豫西各部在混乱中转移,三十六集团军因是杂牌,奉命担任掩护。1944年5月,在河南陕县秦家坡,在转移途中的司令部直属队不幸与日军穿插分队遭遇,总司令李家钰当场中弹身亡,成为抗战中殉国的川军最高级别将领。国民政府追赠为陆军上将,举行国葬。1984年5月,民政部追认为“在抗日战争中壮烈牺牲的革命烈士”。

 楼主| 发表于 2015-7-6 14:26:04 | 显示全部楼层
地空联手 夫妻协力保卫成都


    抗日战争中,日寇多次空袭成都,如果没有年轻的中国空军的奋勇还击,成都将遭受更惨重的损失。仁寿籍轰炸机飞行员戴元一曾多次驾机迎战,保卫成都,最后以牺牲自己的血肉之躯捍卫了祖国的领空。当时,他的妻子喻晓茹是新津机场一名地勤人员,她配合丈夫演绎了一段地空联手保卫成都的历史故事。昨日,他们的后人带着其抗战遗物来到本报,讲述了这对夫妻的抗战壮举。

  妻子见证 鬼子轰炸成都尸横遍野


  1937年抗战爆发后,戴元一被四川空军军士学校选中,成为第11期特班学员。当年10月1日,他升为中尉三级飞行员,任中国空军第八大队轰炸机飞行员。在敌机空袭成都的过程中,戴元一多次驾机升空作战。而作为新津机场的一名地勤人员,他的妻子喻晓茹则亲眼目睹了鬼子对成都的一次又一次狂轰滥炸。
  1939年6月11日黄昏时分,27架日机从东北方向成品字形向成都袭来。喻晓茹和同事刚走到成都东城门,突然空袭警报响了,日机乌鸦般黑压压地在头顶“嗡嗡”狂叫,从天上丢下一串又一串的燃烧弹。


  一个小时过后,解除警报响了,喻晓茹和同事边走边哭向城东门方向奔去,只见一堆堆焦炭和灰烬上尸首无数,寻找亲人的哭叫声汇成一片。
  丈夫还击 空中连珠炮打掉敌机


  就在妻子喻晓茹看着同胞被炸得尸横遍野时,在高空巡逻的戴元一接到了指令。他迅速驾机扑向敌机群,与敌机展开了空战。追上入侵的日军飞机,戴元一早已红了双眼,“嗖!嗖!嗖———”他连珠炮似地开火,敌机屁股上冒烟了,从空中一头栽下……


  在这次战斗中,戴元一负伤了,敌机子弹打进了他的左脚。为了尽快让自己的伤好起来,早日投入战斗,治疗中,他拒绝使用麻醉药止痛,竟然让医生硬生生用镊子把子弹取了出来。整个过程中,戴元一没有吭一声,但医生的手都被他抓破了。


  1945年,戴元一在甘肃天水驾机到兰州执行任务,途经华家岭时,不幸失事。戴元一的名字现在刻上了南京中山陵后山的“抗日空军烈士纪念碑”上。


((从成都空军基地起飞的飞机飞赴日本轰炸))






 楼主| 发表于 2015-7-6 14:27:57 | 显示全部楼层
    由著名雕塑家刘开渠设计的〖川军将士阵亡纪念碑〗铜像于1944年7月7日竖立于成都少城公园,这里曾经是川军誓师出川抗战的出发地,铜像造型是一位国民革命军人,着短裤、绑腿、草鞋,手握步枪,身背大刀、斗笠、背包,俯身跨步,仰视前方欲出征冲锋状。








 楼主| 发表于 2015-7-6 14:29:39 | 显示全部楼层
    建川博物馆,全称建川博物馆聚落(Jianchuan Museum Cluster),位于四川省成都市大邑县安仁古镇。

    抗战博物馆系列共10个展馆(已经正式开放7个),建设有中流砥柱馆、正面战场馆、飞虎奇兵馆、众志成城馆、汉奸丑态馆、侵华日军罪证馆、不屈战俘馆、川军抗战馆等分馆、中国老兵手印广场和中国壮士群雕广场。






 楼主| 发表于 2015-7-6 14:41:26 | 显示全部楼层
成都空战-------击毙被称之为“轰炸之王”的日寇驻华海军航空队的司令官奥田喜久司

    成都是四川省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中心,它也是日寇在武汉会战后,实施“政略攻击”的重要目标之一。在整个抗战期间,成都遭受敌机空袭的损失仅次于重庆。

    1938年11月8日,敌机18架首次空袭成都,在外北机场及外南机场投弹百余枚,在南门炸死卫兵1人,伤3人,我空军曾起飞迎击。15日,敌机17架在成都外北机场投弹数十枚,炸死1人,炸毁房屋1间


  1939年,敌机于5月8日、6月11日、10月1日、11月4日轰炸了成都。其中,以6月11日轰炸造成的损失最大。是日下午7时30分,敌机27架从东北方向成品字形向成都袭来。早已接到情报在高空巡逻的中国空军第五大队,在大队长岑泽鎏率领下扑向敌机群,与敌机展开成都上空的第一次大空战,击落敌机3架、击伤数架。由于空战发生在黄昏,我空军捕捉目标不易,乃使敌机窜进成都上空,并在市中区盐市口一带投下了大量炸弹和燃烧弹,引起大火。是日,成都市民被炸死226人,伤五人,损毁房屋 4 700多间。被毁房屋中,除平民住宅和工商店铺外,还有华西大学、省立成都师院、华阳县中学等文化机构。

  11月4日,敌重轰炸机54架分两批空袭成都。第一批27架,以纵队密集方式窜至我空军轰炸机基地——凤凰山机场投弹。第二批27架,以品字型密集的方式,窜至我空军战斗机基地——温江机场投弹。然后,两批敌机转向成都市中区投弹。是日,中国空军第五大队分两批迎敌:第一批是第17中队、第27中队的苏制H-15战斗机14架,在成都至温江上空巡逻;第二批是第26中队的H一16战斗机6架,由副大队长王汉勋率领,在温江上空布防,第29中队的H-15战斗机9架,由队长马国廉率领,在成都上空布防。

  当敌机第一批 27架轰炸机从 4 000米的高度进入我空军警戒圈时,被我空军第26中队的段文郁首先发现,立即发出攻击信号,率僚机石干贞从敌后上方的高空俯冲下去,作上下左右各方的猛攻。段文郁紧追敌机至成都东北70公里的中江县上空,终于击落敌机 1 架。段文郁也遭敌密集火力攻击,腿部负伤,因失血过多,昏迷于机中,以致坠落于金堂县附近牺牲。

  第29中队在成都郊外,与从西北向东南飞行的第二批敌机遭遇。第29中队副队长邓从凯率先扑向敌机群的领航机,经激烈战斗,将其领航机击落于简阳县三岔坝的观音桥约10余公里的山坡上。事后,四川省防空司令部派刘景轼前往敌机坠落现场对飞机残骸进行检查。从飞行员身上搜出一把刻有日本天皇所赐上刻有“爆击之王”的佩剑,衣袋内有一枚刻有“奥田大佐”的印章,刘景轼组织民工将残机抬运至仁寿县文公场,再由汽车运回成都,并将在机上检查到的文件、地图及3张图片亲自交给航空委员会主任周至柔。经有关部门翻译查核,证实邓从凯所击落的敌机为敌第十三海军航空队司令长官奥田喜久大佐的座机。奥田喜久大佐是日本海军航空兵的“轰炸机之王”,是被中国空军在空战中击落的最高指挥官。邓从凯在攻击奥田喜久大佐的飞机过程中,亦遭数架敌机围攻,身负重伤,飞机撞在仁寿县向家场的一棵大树而英勇牺牲。邓从凯是中国空军的王牌飞行员之一,生前曾创击落敌机3架半的纪录(另一说是5架)1940年初,日本为了迅速结束侵华战争,迫使中国人民投降,制定了代号为“101号作战”的陆海军联合空袭作战计划,妄图通过对我大后方重要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恐怖性轰炸,摧毁中国人民的抗战意志。






    奥田喜久司

    奥田喜久司(1894.2.4-1939.11.4),日本海军航空兵大佐,联合舰队航空本部总务课长,第十三航空队司令。日本战略轰炸的提倡者,有轰炸之王之称,1939年在成都上空被中国空军击落毙命


    击落击毙奥田喜久司座机的中国战机是从成都温江机场起飞的,温江机场目前是成都飞机制造工业公司的机场,是中国歼-10、隐性战机歼-20起飞的机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